<small id="bcs3y"></small>
  •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1. <progress id="bcs3y"><font id="bcs3y"><b id="bcs3y"></b></font></progress>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2. <sub id="bcs3y"><nav id="bcs3y"></nav></sub>
    3. <samp id="bcs3y"><del id="bcs3y"><dl id="bcs3y"></dl></del></samp>

          1.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center>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滇池》2023年第11期|范墩子:城市鼴鼠(節選)
            來源:《滇池》2023年第11期 | 范墩子  2023年11月17日08:30

            范墩子,1992年生于陜西永壽,西安市文學藝術創作研究室專業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第二期“陜西百名優秀中青年作家扶持計劃”入選作家。在《人民文學》《江南》《滇池》《青年作家》等期刊發表大量作品,已出版《抒情時代》《虎面》《我從未見過麻雀》《去貝加爾》等多部作品。曾獲首屆陜西青年文學獎,第十六屆《滇池》文學獎,第二、三屆長安散文獎等。

            生活在這座被城墻包圍的四方城里,常有一種難以言說的窒息感。尤其到了夏天,因北部高原和南部山川的遮擋,難有風吹進來,熱氣流在城市上空裂變出許多漩渦,氣溫高得可怕,人們在綿綿不絕的咒罵聲中度過了一個又一個難耐的夜晚。往年我會去陜南的外公家里住一段時間,那里山清水秀,景色怡人,是避暑的絕好地方,有時也會參加一些探險旅行活動。我爸在咸陽秦都中學任物理老師,但他骨子里其實是一個探險家,他收藏了許多關于馬可·波羅、哥倫布的書籍和海報,幾乎每年夏天都會跟隨黑豹探險隊去往西部地區。黑豹探險隊是西安一家極少被人知曉的俱樂部下面的小社團,我爸是他們的資深會員。

            今年暑假,黑豹探險隊打算前往羅布泊,我爸把這個消息帶回來的時候,滿臉歡喜,我知道很多年前他就渴望去這個神秘而又恐怖的地方。

            “怎么樣,天大的好消息吧?”

            “我并不怎么了解這個地方?!?/p>

            “死亡之海。人們就是這樣叫它?!?/p>

            “很多人死在那里了嗎?”

            “據說每年都有人迷失在羅布泊?!?/p>

            “那人們為什么還要去?”

            “這就是羅布泊的魔力,人都渴望戰勝它。你知道,探險路上總會遇到各種意想不到的事情,而這正是探險的魅力所在。你打算跟我一起去嗎?相比羅布泊而言,以往去過的許多地方,根本算不上是真正的探險?!?/p>

            “我對羅布泊并沒有多大的興趣?!?/p>

            被我拒絕后的一個禮拜,我爸跟隨黑豹探險隊去了羅布泊。臨走前,他再三囑咐我不要窩在家里,不要去打攪祖父,最好坐長途客車去外公家過暑假。他越這樣說,我越不想去外公家,祖父就在建國門背后的老房子里住著,為什么就不能去打攪他呢?上次見祖父,還是三個月前,那時我剛下公交車,只見他急匆匆從巷口出來,時不時地朝背后望去,可他身后除了幾個步履蹣跚的老人外,什么都沒有。他沒有看見我,我本想追過去給他打招呼,但他似乎很著急,一忽兒就消失在了人群里。我爸前腳剛走,我就在家里打了一天一夜的游戲,腦袋昏昏沉沉,窗外的天都朝我壓了過來。次日早,我去了祖父家中。

            進門并未見到祖父,老花貓半閉著眼臥在沙發上,我朝它一吼,它喵了一聲就不見了蹤影。困意襲來,我倒在沙發上睡了過去。

            只聽見地板下面傳來碎裂的響聲,似有火焰在燃燒,祖父背身站在屋內,朝傳來響聲的地方重重地跺腳,他一跺腳,響聲就消失了,他得意地笑了笑,但響聲立馬從別的地方傳過來,他連忙跑過去跺上兩腳,響聲再次消失了,但緊接著第三聲第四聲第五聲又從地板深處冒了出來,他急得這里跺腳,那里跺腳,但根本不管用了,響聲此起彼伏,仿佛在有意嘲笑祖父的抗爭。祖父抱著頭長長地哀嘆了一聲,跪倒在地,干瘦的身體在木柜旁閃出幽暗的光影。

            我藏在床下觀望著,不敢出聲。祖父的臉上罩著一層黑黢黢的薄光,眼睛里仿佛藏匿著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瞳孔奇大。我本想喊他一聲的,他可能還不知道我來到家里。我怕得要命。他盤腿坐著,任憑地縫間的碎裂聲不絕于耳,也不再去管,而是緩緩褪去睡衣,瘦小的身軀在搖晃的光影里略顯丑陋,凸出的青筋和骨骼似在隱隱喘息,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地觀看祖父的裸體,但吸引我眼睛的并非是他那干瘦的身軀,而是他后背上的刺青圖案。

            蓮花?河流?佛頭?他半側身對著我,因而看得不甚清楚。

            他拿起一旁的棕色抹布,仔細擦洗起身上來,他邊擦嘴里還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不時朝四圍張望,我想他應該沒有發現我。他擦洗后背時,格外小心,生怕要將刺青給擦掉了似的,我當然知道,如果那是真正的刺青,就已經長在了肉里,無論怎樣也擦不掉的。我怎么就沒有聽說過祖父身上的刺青呢?我爸也從來沒有吐露過半個字眼,或許他也不知道。就在我好奇地作各種猜想時,他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穿好了衣服,這會兒正站在那盆蘭草跟前說話,他說話時,后背一顫一顫的,面前的塵土被陽光卷在空中胡亂飛舞。

            “是老鼠在噬咬,十年了,它們還在那里噬咬?!弊娓傅倪@句話,我聽清楚了,他在看窗外的城墻。以前來祖父家里,他總會給我放秦腔聽,這多少有點讓我厭煩,這也是我更愿意去外公家里的一個原因。他獨來獨往,沒人愿意和他深交,人們似乎都懼怕他那古怪的性格。他說怒就怒,以前我就見過他怒罵我爸并將他趕出家門的情景,他討厭下棋,討厭在公園里跳廣場舞或打太極,老年人喜歡的事物,他都深惡痛絕。除了聽秦腔,他就喜歡繞著城墻根走,因而我來他家時,除了給我放戲聽,多數時候,我們都陷入沉默。他沒有什么話給我講,也不喜歡我講太多的話,常常就抱著那只老花貓坐在沙發上。

            他點燃香煙,坐回床邊,用手掌在床沿上咚咚拍了兩把,低聲說:“趕快出來吧,小老鼠?!蔽一伊锪锏嘏懒顺鰜?,臉上沾滿了灰土和蛛網,不好意思地朝他笑出了聲?!靶±鲜?,你是撞到鬼了嗎?”他的眼睛陷得很深,四周被暗光包圍,禿頭在我面前微微晃了晃,嘴唇烏青烏青的。

            “嗯,應該是的?!蔽艺f。

            我的確在祖父的房間里見到過可怕的黑影,但我并不確定那是不是鬼。當時我正抱著藍色玻璃瓶睡覺,忽然被面前類似雄獅一樣的黑影給嚇醒,我大聲喊叫著祖父,盡管知道他剛剛出門不久,那黑影發出巨大的響聲讓整個房間都在暗暗震顫,它從門縫里閃過時,口中噴出的火焰足以照亮整面天空。

            他靠前摸了摸我的腦門說:“那就是鬼,我也常常在屋里看見的,不過那都是后半夜的時候。鬼全從西安城墻里出來了,你要知道,城墻里鉆了許多的鬼,它們總在人們綿綿不絕的睡夢里尋找即將死去的軀殼?!彼鐭燁^,重新點燃一根,火光亮起,煙霧在屋內來來回回地游走。

            我這才想起小時候在祖父的書房里翻書時,曾被什么東西給掐住過脖子,有幾秒鐘吧,氣悶在胸腔里,怎么都出不來。祖父帶我登上城墻,從永寧門走到安遠門,再走到安定門,靠著磚墻,盯著落日,他說那是天空剛剛哭過半晌,所以太陽才要被大地吞掉了。他的話不多,但說過的話,就像釘子釘在墻上一樣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我一直懼怕親近祖父,懼怕他的臉。

            祖父說他就是火焰。他從書房里拿出老黃歷,又在床沿坐下。他戴上床頭柜上的老花鏡,手指蘸著唾沫,一邊翻老黃歷,一邊擦拭眼角,但據我觀察,他并未流淚。老黃歷平鋪在他腿上,宛若兩塊發光的粗布。他一頁一頁將老黃歷撕成碎片,面前的火苗一丈多高,直撲他那低垂著的小腦袋。

            一覺醒來,天色已晚,暮色沉沉,老花貓在我腳上睡得香甜,我一動彈,它又跑走了。祖父從書房出來,穿了件灰色花紋睡衣,神態疲憊,顯然他好長時間沒有好好休息了,眼球里的血絲如火烈鳥一樣飛上半空,他背著手,嘴里咕咕嚕嚕地說:“老妹兒,跑哪里去?”老妹兒是老花貓的名字。

            “它怕我呢?!蔽仪椴蛔越匦ζ饋?。

            “是它討厭你,你爸又出門了?”祖父說話時,將身體側向一旁,手扶著墻壁,他身體可能有點虛弱。我忽然想起他背上的刺青,這個時候,真想借著薄薄的微光看上一眼呢。他把地上撕碎的老黃歷重又拾起來。

            “他去羅布泊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回來?!蔽艺f。

            “噢,也好?!彼f完,轉身進了書房。

            我坐回沙發,剛打開電視,書房里面就傳來呼喊的叫聲,夾雜著柏樹枝燃燒時畢畢剝剝的響聲,我驚了一跳,但還是盡量平靜下來,緩緩走到書房門口,透過虛掩的門縫,里面黑咕隆咚,但依然可以看見祖父的身影,他背對著我,正伏在地上,翻閱被撕了一半的老黃歷。那剛才傳來的叫聲和響聲,愈加清晰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聲音都是從他的肚子里冒出來的。

            我閉上眼睛,伸長耳朵聽,企圖從嘈雜的聲音中獲得一絲線索。祖父將點燃的蠟燭舉在手里,雙膝跪在地上仔細閱讀。這時候,透過燭光,他整個身體閃爍出剔透的紅光,后背上的刺青也顯現出來,雜亂的線條連接在一起,我睜大了眼睛打量,依然無法辨別那刺青圖案究竟是什么。再后來,我眼睛就看酸了,一揉眼,刺青竟變成一只只小鳥從書房的窗戶飛上茫茫夜空。

            二十一年前,祖母回咸陽娘家時,被剎車失靈的拉磚拖拉機撞死在鄉下的馬路上,祖母的葬禮上,祖父沒有哭一聲,沒有掉一滴淚,人們都說他的心比金剛石還硬。從我記事起,就覺得祖父人很冷,他有時會將我抱在懷里,故意用他的胡須扎我的臉,我疼得哇哇大哭,他卻坐在城墻根咯咯地笑。我爸和祖父關系一直不怎么好。我媽得乳腺癌去世后,我爸帶我搬到了南郊的新房里,他們極少聯系,一年里要沒有什么重要事情的話,不常見面。

            燭光里,祖父側著身,用牙齒啃鋪在地上的老黃歷,但那本已經破破爛爛的老黃歷似乎比鐵石還硬,他啃得滿嘴流血,殷紅的血液染紅了紙張,但他還在用力啃,他的牙齒比尖刀還要鋒利,連書架下端的木頭都啃去了一截,他將紙張和木頭一齊咽進肚里,牙齒咬得咯嘣咯嘣響,一旁的木柜里,蛐蛐正在默念經文,發黃的粗布深處散發出古舊的霉味,他抱著雙膝側臥在地。

            “別站在那里了,進來扶我一把?!弊娓负鋈徽f。

            我被嚇得咯噔一下,朝后看一眼,才慌慌張張進去攙扶他,我輕微一抱,他就站了起來,他的身體是那樣的輕,火焰一竄起來,他的身影也就一同在屋里飄蕩了,地縫里冒出的聲音愈發密集了,震得墻面也咚咚響。祖父捂著胸腔咳嗽了一陣,接著走到木柜跟前,吃了一把白色的藥片。

            他躺在沙發上睡了過去,已是午夜,高懸在城墻上空的月亮,正在被饑餓的天狗一口一口吞掉,醉漢的叫聲依然在街巷深處回蕩,那咿咿呀呀的聲音莫名地讓人發笑。我回到臥室,頭有點沉,耳朵里嗡嗡直響,燈罩里的火焰不時地飛跳出來,祖父睡得很實,隔著門我也能聽清他粗重的呼吸。

            天還黑得實實的,他就叫醒了我。我周身困乏,看見自己長出了翅膀,正跟隨鳥群飛往深山老林,地上野獸成群結隊,只有白馬正安靜地臥在樹杈上,回憶昨日的悲傷故事,我越飛身體越輕盈,甚至透過云層看見了正在羅布泊探險的父親,就在這個時候,祖父搖晃我的胳膊時,我猛然從高空栽落在地,地上的人群和野獸都捂著肚子大笑起來。我心里恨死他了。

            去年春上,祖父在木柜里生活了一個多月,他每天除了吃飯,別的時間都將自己反鎖在木柜里,在昏暗狹窄的空間里,他沉重孤獨的腦袋似乎重新變得清醒起來,長時間的冥想讓他煥發出青春時代才有的活力,他像鳥雀一樣躲在巢穴里呼吸遠古時代的空氣,有時候也會將老花貓關在木柜里,他赤裸的身體緊緊地貼著木柜,眼睛像貓頭鷹一樣目不轉睛地盯著四周,但實際上他在熟睡,是處在另外一種透明的狀態里,他在黑暗里注視自己蒼老的身體。

            如果不是他給我看他寫在梧桐葉上的日記,準沒人知曉他曾在木柜里生活的經歷。那時候,整個房間里籠罩在一種神秘而又可怕的死寂當中,連老花貓從地板上走過的響聲都聽得一清二楚,他說他感到身上長出了黑亮的硬殼,胸膛和腿部漸漸長出了毛茸茸的觸角,他嗅到了衣物里的惡臭與芳香,終于看清了時間那滴滴答答的面孔。他說他徹底變成了一只臭蟲,躲在屋檐下面的洞穴里,即將逃離這間他生活了大半輩子的老房子,與老花貓告別。

            我以為他叫醒我是要出門,實際上他是讓我幫他在房間里尋找他寫了日記的梧桐樹葉,他說半年前屋里就斷電了,我知道肯定是他拖著沒有交電費,我們只好點燃蠟燭分頭在房間里找起來。在木柜底下我找到了大量的梧桐樹葉,在花盆里,在馬桶蓋上,在冰箱里,我又找到了些許,剛開始時,我覺得這真是件乏味的事情,但當我手里的梧桐樹葉越積越厚的時候,我心頭似乎產生了一種窺視的樂趣,在夜晚光滑的表皮上,我在漸漸靠近真實的祖父。

            每一片梧桐樹葉上都記滿了文字,猛然看去如同爬滿了黑色的小蟲子,有些文字因為時間久遠已經變得模糊,但透過它們似乎還能體味到祖父當時那激動的情緒。其中被撕去一半的樹葉上寫著:“死,可真不容易呀?!痹跔T光下閱讀這句話時,我的心在砰砰直跳,屋頂上仿佛有一雙眼睛正在偷窺我,心跳聲令我膽戰心驚,我捏住那片梧桐樹葉站在墻角里,不知所措。

            “不許偷看呀?!睆N房里傳來祖父蒼老的喊聲。

            “嗯,知道啦?!蔽椅孀⌒乜谡f。

            緊接著,就傳來了他暗自哭泣的聲音,隔著無邊無際的黑暗,我依然能感受到他正瑟縮在灶臺旁顫栗的身體,我想肯定是日記里的內容讓他想起了一些遙遠的往事和一些已經被鳥雀帶走的人。我本想進去安慰他,但說實話,我害怕我的出現打破了盤繞在他心頭的最真摯的情感,我又撿起了兩片梧桐樹葉,祖父拖著沉重的步伐從廚房里走了出來。像一只戰敗的斗雞。

            他將蠟燭固定在地板上,將懷里的梧桐樹葉亂撒在地上,席地而坐,大口喘氣,面部表情讓我想到秦腔里的丑角演員。我本想仔細閱讀他的日記,但見此情景,也只好將手里的樹葉丟在他面前,我屏住呼吸,站在一旁,似乎在等待他對這些樹葉的處決意見。他冷冷連笑三聲,聲音尖細得仿佛是從云雀的胸腔里發出的,他拿起面前的一片梧桐樹葉,在跳躍的火苗上點燃起來。

            一片接著一片,他哭里帶笑。

            一片接著一片,他笑里帶哭。

            被燒掉的樹葉就從地縫里溜走了,祖父此刻面無表情,他或許在想這真的是他寫下的日記嗎?那些記憶真實存在過嗎?就像無數只黑色的蝴蝶從山谷深處飛走了,無影無蹤,沒有任何痕跡。只有今天的他依然坐在屋里,在蓬松的燭光里暗自啜泣,墻壁上跳動的黑影讓我聯想到夢里的皮影戲,我想到了未來的葬禮儀式,這個念頭叫我吃驚,似乎在那日必然會迎來一場大雪。

            在綿綿不絕的失落情緒里,他看到自己平躺在已閑置多年的木棺里,人們跟在靈車后頭正緩緩朝著郊區的墓地走去,哭聲和笑聲同時混雜在嗩吶刺耳的聲音當中,他的臉頰上長出了像馬鬃一樣的毛發,腿上的根須深深地扎進土地里,他感受到了槐樹的心跳,聽到了螞蚱的怒吼,雪花讓空氣陷入泥濘,讓遼闊的郊外變得潮濕不堪,人們似乎是行走在去往天國的大路上。

            他說他很早時就有了寫日記的習慣,最早是用樹枝在地上寫,大雨將他的所有日記沖毀后,他就開始用刀子在樹皮上刻,小區里的樹皮被他刻完后,他開始有些厭棄那些被他刻了日記的樹木,他不愿意再見到它們,于是在一個霞光燦燦的傍晚,他將刻在樹皮上的日記全毀掉了,他嘗試在樹葉上寫,寫完了就將樹葉扔向高空,再也見不到它們的蹤跡,這給他帶來了許多的樂趣。

            他說西安的大街小巷都飄蕩著他寫了日記的樹葉,有些樹葉被風帶到了城墻上,有些樹葉被小孩燒掉了,有些被環衛工人裝進垃圾清運車,有些落在護城河淺綠色的水面上做著明天的美夢,但多數都無聲無息地迷失在夜晚的風中,再也找不到來時的方向了。他說他不停地在樹葉上寫日記,僅僅是為了證實自己還活著。他說過這些話嗎?好像沒有。我在盯著他顫抖的雙唇。

            面前的樹葉都被燒成黑灰后,他歪著身體靠在背后的椅子上,腦袋低垂,雙臂無力地拖在地上,蠟燭眼看快要燃盡,他忽地坐直,將其吹滅,又在旁邊點燃了一根。他將黑灰踢得滿地都是,屋內一片狼藉,此時他站在陽臺上,望著隱藏在黑夜里的城墻,憤怒地揮舞著雙拳,他似乎要和月亮進行一次惡斗,在冗長的凌晨時刻,他時而像一位逃犯,時而又像打了勝仗的將軍。

            望著他絕望的背影,我后悔剛才沒有偷窺他全部的日記,若能在長滿青苔的夜間窺視到他內心深處的秘密,或許就能夠理解他的舉動背后的深層含義,但秘密已經變成一把被風揚起的黑灰。他換好衣服,提了一個黑色的手提包,叫我同他一起出門,他并沒有說我們要到什么地方去。這個時候,我爸或許正在羅布泊的戈壁灘上受凍挨餓,到現在,我還沒有收到他任何信息。

            “黑咕隆咚的,去哪兒呀?”出小區時,我忍不住問了句。

            他沒有回答,只是邁著碎步往前走,夜晚的街道雖說能涼快一些,但依然被黏糊糊的熱風緊緊地包圍,只走一段路,我的身上就開始冒起了汗。我跟在他身后,有那么幾個時刻,我甚至覺得他的身影竟似幽靈一樣虛幻縹緲,仿佛是從天而降的鬼神,他越走步伐越輕盈,背影隨著路燈在溽熱的夏夜里起起伏伏,像老鼠一樣在街上逃竄。若不是我走得快,肯定就跟不上他了。

            馬路十字,他燒了一些黃紙和冥幣,垃圾桶附近的野貓偶爾會發出可怕的尖叫,他跪倒在地,默默注視漸漸熄滅的火苗,稀疏的頭發被汗水濡濕后貼在發白的頭皮上,十分鐘后,他再次拎起手提包,朝前面的城墻走去。

            ……

            節選自《滇池》文學雜志第11期

            成片免费一卡三卡四卡,国产亚洲一卡2卡3卡4卡网站动漫,成片一卡2卡3卡4卡国色天香九零,欧美日韩乱码1卡2卡3卡4卡,魔天记 忘语 小说,好看的言情小说,小说阅读网 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亚洲精品在线 欧美超碰免费在线 久久亚洲精品1区_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视频大全五级 欧美日韩国产综合在线_老色鬼久久综合 色橹橹欧美在线观看视频高清 韩国午夜福利片在线观看

            <small id="bcs3y"></small>
          2.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1. <progress id="bcs3y"><font id="bcs3y"><b id="bcs3y"></b></font></progress>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2. <sub id="bcs3y"><nav id="bcs3y"></nav></sub>
            3. <samp id="bcs3y"><del id="bcs3y"><dl id="bcs3y"></dl></del></samp>

                  1.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