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bcs3y"></small>
  •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1. <progress id="bcs3y"><font id="bcs3y"><b id="bcs3y"></b></font></progress>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2. <sub id="bcs3y"><nav id="bcs3y"></nav></sub>
    3. <samp id="bcs3y"><del id="bcs3y"><dl id="bcs3y"></dl></del></samp>

          1.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center>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野草》2023年第5期|玄武:有個人在吹笛子
            來源:《野草》2023年第5期 | 玄武  2023年11月17日08:36

            1

            夜間徒步十公里,郁郁而歸。遇到了:嘭嚓嚓的大媽,打響貓的大爺,路邊撒尿的男人仿佛隔一段一個路標,呼嘯的大車,搶紅燈的哧溜一下的電動車。

            一個男人盤腿坐在路邊石椅上,一邊打電話一邊哭。樣子從容,旁邊放著水杯,像是有準備來做一件事。不知他遇到什么,我有歉疚感,似乎不應該用這樣的筆墨記他。

            還遇到枯水的河,彌漫著爛菜葉和爛水果的味道。高大或低矮的樹,樓房裝飾得燈紅酒綠,也都沒什么意思。天上有白的大團云朵,一萬年不變。這是北方小城夏夜之景,之情,麻木而安靜,甚至呆滯。它扼庸常又猥瑣的幸福感。

            在我,這些有著喧囂的荒蕪感。它們比一片原野的荒涼更強烈。原野是豐茂的,自我更新的,具自愈能力的,氣息是向上的。這里是向下的,頹敗腐爛的,停滯不動的,沒有指望的。

            2

            有個人在吹笛子。他大概也很難找到這安靜空曠之處。

            黃昏,或月下,或大雪寂靜中的湖上舟中,很適合笛音,或簫。以前的士人,時常如此。至少百年前了吧。

            他吹起“中國心”,我于是受不了,得趕緊離開。我很怕他又來一個“妹妹坐船頭”。嗩吶版的坐船頭,在一些場合我也是聽過的。

            3

            在城市文明沒有生命跡象的冰冷的、不具備繁殖能力但可以無限復制的諸物的圍困中(堅硬者如鋼鐵,如道路,如高樓;輕薄者如塑料,如欲望,如萬眾茫然而機械地上下班),人,如何獲取生命的豐贍,如何抵達自我完滿?如果可能,還有,如何獲取生命的尊嚴,以及自我救贖——哪怕,是一點點得到救贖的指望,一點微光?或,僅僅是找到微光存在過的痕跡?

            4

            連日暴雨。水沿街面斜坡而下,一個人在騎電動車回家路上。她一定想,幾步路就到家了啊。水雖然急淌,但是趕緊回到自己家吧。風雨再大,人間再危險,家也是最重要有時甚至是唯一的安慰。人很像獸,保留著一種原始的動物本能,急急地逃回巢穴,哪怕僅僅是一個破敗的洞,一個搖搖欲墜的樹枝搭的巢。

            一陣水猛至,她和電動車被沖倒了。她被水卷走,找到時她距離電動車幾百米遠。

            不過半小時的事,她已死了,陷在泥中。在我家附近。水并不深,過汽車輪胎。站在輪胎邊比劃一下,也就是超過膝蓋不到大腿根的深度。她只是站不住腳,爬不起來。如果能坐住在地上,她都不致喪命。人就是這樣,是須臾離不得一口氣的動物。

            她的人生結束了。她明天打算做的事消散。這大概是她所有預想和最恐怖的噩夢中,也沒有顯示的一種死法。對世人來說她只是談資,一兩日便忘記。對我來說,我只是記錄了她在庚子年的死亡,她和這一年許許多多奇奇怪怪死去的人一樣,生命倏忽而滅。我只是因為她死在我住處附近而略感吃驚。是7月26日晚的事。

            5

            院里積了一點落葉,沒舍得掃。

            裴艷玲好像也這樣,她認為一些落葉在地上,踩上去沙沙響,舍不得踩,那是真的美。她是攢落葉有意不讓人掃的。用她的話說:

            “他媽的,太美了,多美啊?!?/p>

            她飾演的武松、石秀,是果真不同于庸眾,出殺氣,出磊落之氣。猶曠野之風,拔地而起。

            友人留言:

            “千利休叫他兒子整理院子,他兒子把樹葉掃光光。千利休跑出去一看,氣得,猛晃一陣子樹,落了一些葉子,才算好了?!?/p>

            6

            王維,太原祁人。拜謁他在祁縣的衣冠冢,在一個果園之中。時值深秋,梨果累累垂地,果巨如頭——是疙里疙瘩的頭,像養尊處優的僧人的頭。果農厚道,說吃吧吃吧,于是摘了幾顆。太大,一顆一手拿著費勁,回太原吃了一路吃不完。

            作為詩人的王維,在財務自由、生活穩定的物質保障之下,其創作性質更類于現代所稱的專業詩人,與里爾克、葉芝之類西方詩人接近。贈答詩是古代詩人泛濫的題材,王維這里并不多,多集中在裴迪秀才身上。他似乎不喜也沒有必要做這類應酬。

            王維也是宮廷詩的代表。宮廷詩再找不出比他更適合的人了。

            我一直想找到一點反對他的理由,結果不得不承認他詩歌中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力量,強大力量。這力量并非出自自然,而是來自內心。我發現自己始終是激賞他的。

            王維的詩作,不只是畫面感,而且每每有肌膚可觸之感。無論是青苔坐上人衣,還是渭城朝雨。

            有西人談到這力量來自佛學,應該是準確的:

            “他強調詩中場景的精神特性,直到波頓·沃森的《中國抒情詩》印證了他的直覺:對王維,落日之光有明確意義。與阿彌陀佛有關:煉金術士在傍晚將近時分冥想,如青苔在林中,受著光明?!?/p>

            7

            摸黑戴頭燈,院里剪花枝。那些漂亮的裸枝,比裸的美人還要迷人。又厲害得緊,已經很小心了還是碰一下,她就扎你一下,再碰一下再扎一下。又痛又快樂。裸的干凈的花枝啊,那么多那么多裸的干凈的花枝!

            月在屋頂,圓的,大的,亮的,是兇猛的月亮,它的亮像發出某種渾厚的吼叫聲,庸常之眾不得與聞。

            親愛的人們啊,我無法將我所見所感,一一告訴你。此刻我望著伸向屋頂的棗樹,棗的每一根尖刺,均被月芒映得剔透,猶如圣器。

            8

            夜花是非常美的。要盯著看,眼珠子都不轉開。一眨巴眼睛,它們就變成高高低低一串一串紅丟丟的大櫻桃。

            每年如此。雪白變彤紅,自然的生發和變化如此神奇,均在一晃之間完成。

            一生在一晃之間完成。啊,來風!晃一下前生!晃一下來世!

            春夜。無論如何,當行高杯,當發浩歌,不負繁花,不負生命之從容。人之一世,其短也悲。春夜幾何!

            9

            初春時節,楊樹的氣象。

            再長就不好看了,枝條邋遢,不利落,像女人一邊奔跑一邊提褲子。

            樹林里,樹下落葉未積的地方,白硬亮的痕跡綜合交錯。認得出哪里是斑鳩路,哪里是長尾藍鵲路,哪里是喜鵲路,哪里是野雞路。偶爾也有兔路,不多。這里以斑鳩、長尾鵲和喜鵲等中小型“飛行器”為主,烏鴉主要也不在這里活動,要更偏僻一些,更荒蠻一些。

            10

            遇到被殺死的樹,只剩樹樁,有在野外踢到人頭骨的哀感。他是與我無關的人,也仍有哀。

            樹樁像在目光中一點一點裂開:我看到裂開的全部過程,每一條裂紋,從出現到擴大,每一個細微的崩裂聲。有時受熱或受冷、干燥或受潮,會突然收縮一下,來不及爬出的螞蟻被擠碎其中。

            有的死于非命的樹頑強,從樹樁再生出嫩小的枝。比如槐,楊,柳,椿。我辨不出這樹的種類。細細看了看樹樁周圍,已枯,它不可能衍生出新的生命了。我知道它土里的根在日復一日萎縮,失去原本水分,爛掉。

            11

            一棵樹安靜地站在那里,不在路上,而是稍稍偏離路面。是楊樹。光和風同時翻動它嫩綠的葉片,水浪一般波動。

            我不禁止步,盯著,呆了。忘卻要去干什么,在哪里,忘卻周圍起歇的鳥鳴和舞動的鳥影。這安寧的情景,這么熟悉,像我曾經做過的夢。像我前世曾經做過的夢。這一世,我又找到它。

            返回的時候來拍照,光已經離開了它。它一下子變得沒精打采,沮喪,一副任人宰割的倒霉樣子,這樣的表情,在隨時遇到的許多人臉上都可以望到。

            我覺得,是萬物之靈同時離開了樹身和我的肉身。

            好在我有文字,我記下靈倏忽來去的過程。

            12

            暮晚云朵壯闊。登車去高處,極目一望,直到被黑暗緊緊包裹。下面城市燈火迢遙,不真實得像矮人在山洞里的世界。

            坐高處吹風,飲酒,會覺得仿佛自己可以置身那悲喜歌哭之外。也不太暗,伸手可以看到手指上的筋骨。城市附近的夜天是鐵銹色的,連黑都虛假。日常中,我很多年沒有見過童年時固體一般的黑暗。偶去深山中例外。

            有一次坐到很晚,看城中燈火暗下去,許多燈滅掉。人們開始做夢。通明得像紅色蟲子的,是一條條街道。連我的狗老虎都不耐煩了,站起過來,不停地舔我的手。

            13

            天色迅速暗下去。遠處山頂,快要熄滅的夕光跳了一下,剎那間變得明亮。我的眼睛感覺到類似絕望一般強烈的熱切。

            一邊扭過頭來,霞一邊消失。行車眼澀,用力閉一下眼,霞霓徹底不見。路前方,天很高,云很低。那些云陰沉而宏闊,依然清晰可辨。似廟中暴筋怒立的力士,又似巨鳥垂翅——云朵邊緣垂下無數細條,像極了大鳥立翅,翅膀的邊緣,一根根羽毛拃開,輪廓的剪影逼真而凜然。云仍在漂移,仿佛那些大羽在風中、在鳥的力量驅使下繼續張開。翅何時忽然一拍?

            垂天之云,若鯤鵬之翼。翼,一個含義深厚的意象。翼負之蒼天,翼怒之颶風,翼下之溫暖、之呵護、之溫暖的黑,翼垂之沉沉的靜。

            我老家名翼。我老家的山叫翔。城生翼,山要翔,均有不羈于人間之勢。

            14

            老虎小恙。出門時說老虎你等著,給你買藥,一會兒就回來,嗯?

            它站著看我,眨巴一下眼睛。它病了,拉肚子,我每問它,它自己好像不好意思,對自己生病愧疚似的。它似乎也認為自己該是百病不侵、不懼黑夜與寒冷的一頭獸。這廝看著嚇人,一百多斤,與我仿佛,實則是溫柔的野獸。喂藥我是讓它張開嘴巴,把藥塞進喉嚨里。最近學壞了。喉嚨里的藥它愣是能一點一點逼出來,吧嗒一聲吐地上。喝令它吃了,它不吭氣,翻著眼睛。只能再扒開它嘴巴。它倒是聽話,張嘴。再后來它看到我拿藥出來,一扭頭就鉆進窩,不肯出來。我在門口騙它,說老虎給你骨頭,喊老虎,走。聽到它在窩里吹氣,聲音很大。像是說,哼,想騙我,沒門。以往它聽到一個走字,渾身是條件反射一般繃緊的,尤其不能見打開車后備廂。它發出一種哇唔哇唔的大聲,要坐車。

            這陣子,老虎明顯瘦了許多。

            久不出門。幾日來大降溫,天冷得附了鬼似的。今日回暖一點。暮晚將夜,街上人穿得亂七八糟。一個黑乎乎的漢子,穿個大背心急急地走。有穿羽絨衣的,哈,還有穿翻毛領大棉襖的。有的戴口罩有的不戴,戴的人意思意思,口罩斜在下巴下。比如擺攤的就那樣,兩眼呆滯,攤前顧客寥寥。

            一溜飯店走過,隔窗見空無一人。小的店有,有人在吃面還是什么粉,如同往常那樣。熱氣蒸著他的臉,他一邊吃一邊低頭玩手機。普通人要討生活,大老遠來到城市。他們在這里沒有家,避不開吃飯的場景。

            遇見一棵桐樹,居然開花了。桐樹是我愛的樹,像一個身材高大的野漢子,目若朗星,肌肉暴綻,渾身荷爾蒙氣息,開花有使不完的氣力,嗯,對女人又好,它的花一邊開一邊吧嗒吧嗒落,好得沒完沒了。芳香的紫,大朵大朵,無窮無盡。桐花未落棗葉長也罷,桐花萬里路也罷,它其實也不在乎人類怎么看,看不看。它自己玩得開心。鳥兒跟它好。它們一個原地戳著不動,一個想去哪就去哪。

            我在路上駐車,隨意寫下句子。我走在庚子年春天的深處。我喜歡隨性而為的語言狀態,它們仿佛是在春天長出來。我認為這樣就是好的。不用講究,做作,弄個架子,一顆心放得展展的,怎樣都可以,怎樣都是舒暢的,氣息通的,一塊巨石放在山頂上,也不突兀,它原本就那個樣子。我如果寫我此時想大吼一聲,寫我吼了一聲,也是好的。那是我自己樂意。

            給老虎買到了藥。寵物店的人不錯。我喜歡善待動物的人。人并不比動物高級,是隨著年長越來越意識到、越來越確定的事。你看一切生命皆美不可言,你也就漸漸成了它們,和它們一起,融入它們,懂得它們的語言,領略它們的美。甚至,具有它們的美。

            15

            昨夜采來的一束丁香,今午案上郁郁。

            “深巷明朝賣杏花?!彼稳孙L雅,得日常審美之況味。詩句中可知,杏花是在城市街巷里出售的,處處可見,平常到像我們今日所見的菜攤。

            杏花如此,那么桃花,梨花,梅花,菊花,荷花,四季之花……

            花紅易衰。人們恰是欣賞其盛極而衰的過程,參悟生命,參與生命。

            日常的審美,從未像現在這樣沒落過。鄙俗侵蝕了人的心智。一顆顆心只是下意識地判斷事和物有用沒用。

            時間前進,人心卻未必隨之進步。我們回不到杏花在深巷叫賣的時代了。我們只買菜。

            我也有鄙俗的實用主義。比如,總覺得果木的花才配叫樹花,或者干脆,人家就是專業開花不間斷的那種,比如歐本月季。又或者像洋槐那種,一身滿不在乎的花串,來,你隨便折去,做撥爛子吃到滿嘴芳香。吃完你再來折,我的枝條很快又長滿,明年更多。

            不喜玉蘭那種。每年開一次就沒用了。然后站著,裝樹,一裝就是一年。那么占地方,太可惜了。我是不會種的。

            窗外櫻桃樹已太高。年年等它開花,它已十二歲。我在二樓坐書桌前,它在窗前高于我,白天黑夜地看我,用渾身上下雪白的花束盯我??词裁纯??一個丑陋大老爺們,寫點字而已,把你夸得美呢。

            它招來許多蜜蜂采蜜。窗戶開著,隔了紗窗。我在寂靜的深處一驚,聽到嗡嗡聲。就仿佛少年時在水庫潛水,聽到岸上隔了深水的人聲,像來自另一世界。

            一只蜜蜂嗅到丁香的濃郁香氣,不停地撞玻璃想進來。我在窗前看它,它停止撞擊,不甘心,換了姿態,用腦袋往玻璃上鉆,它還會來回挪地方試。

            寫下日常中的美。哪怕明天人類滅亡。記取、寫下所歷的日常,也是尊嚴一種。在至暗時刻,我們仍有從容,沉浸于這顆星球精微的細節。

            16

            在夜晚,在人類懼怕和逃離的黑暗中,樹神采奕奕,她們仿佛都變成吸人精血的妖精。

            啊,親愛的,我不知當如何告訴你我所遇見的美。你不要害怕,因為真正的美由來強大到讓人心生怖意,讓人下意識想躲避。庸者豈可得聞,豈可消受。

            兩棵樹,相親相愛。它們在夜晚干什么,我都看見了。我有點羞愧。

            在夜晚,我往往能與這些樹融在一起,仿佛化為其中一棵。奮力一掙,感覺到泥土深處的根微微顫動,繼而繃緊如弓,或如手中揚出之網。

            手臂向天,五指叉開,周身晃動,不能時間太長,因為指端微癢,稍遲一會兒,就要長出枝條,嫩葉。頭也得低下去,不要讓禿頭上咣的一聲,開出一朵花。若是大紅花,宛若提著長煙桿的媒婆,則未免太糟糕。

            玄武,晉人。作品見于《十月》《青年文學》《人民文學》《中國作家》等數十種刊物,著有《逝書》《失敗的英雄》《晉祠尋夢》《關云長-遺失的血性》《物語者》等十余部作品。

            成片免费一卡三卡四卡,国产亚洲一卡2卡3卡4卡网站动漫,成片一卡2卡3卡4卡国色天香九零,欧美日韩乱码1卡2卡3卡4卡,魔天记 忘语 小说,好看的言情小说,小说阅读网 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亚洲精品在线 欧美超碰免费在线 久久亚洲精品1区_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视频大全五级 欧美日韩国产综合在线_老色鬼久久综合 色橹橹欧美在线观看视频高清 韩国午夜福利片在线观看

            <small id="bcs3y"></small>
          2.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1. <progress id="bcs3y"><font id="bcs3y"><b id="bcs3y"></b></font></progress>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2. <sub id="bcs3y"><nav id="bcs3y"></nav></sub>
            3. <samp id="bcs3y"><del id="bcs3y"><dl id="bcs3y"></dl></del></samp>

                  1.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