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bcs3y"></small>
  •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1. <progress id="bcs3y"><font id="bcs3y"><b id="bcs3y"></b></font></progress>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2. <sub id="bcs3y"><nav id="bcs3y"></nav></sub>
    3. <samp id="bcs3y"><del id="bcs3y"><dl id="bcs3y"></dl></del></samp>

          1.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center>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鄢莉:身份謎題
            來源:《長江文藝》 | 鄢莉  2023年11月16日20:30

            身份認同是現代主義誕生以來一個重要的哲學命題,中國自近代以降,隨著歷史風云變幻,社會形態、政治體制更迭變化,啟蒙、革命、反思等思潮不斷激蕩,身處其中的知識分子幾乎每個時期都不免發出自我身份的懷疑和追問,并試圖用各種方式完成對身份的肯定與確認。在文學中,身份的危機/認同亦成為一個重大的母題,在不同的文學書寫領域,如基于宏大敘事的革命書寫,反映城鄉變遷的城市、鄉村文學,探尋民族文化根基的尋根文學和民族文學,討論性別沖突的女性文學,國際化視野下的海外文學等等,都在產生著有關政治、文化、民族、性別等身份的話題,身份缺失的迷茫、多重身份的困惑、身份轉換的不安等是這些作品的精神主旋律,作家在對身份焦慮的表現和嘗試自我紓解身份焦慮的過程中,反映特定時代夾層中個體生存境遇、精神嬗變和社會鏡像,最終觸達對“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謎題的終極思考。

            非常巧合的是,本期轉載的作品中有多篇都對身份認同問題有所關涉。鐘二毛小說《證明》中的“我”面臨的是民族身份確認的難題?!拔摇弊鳛橐粋€揚名于國際的本土導演,熱切關注本民族文化,也無比眷戀記憶中的故鄉。奈何曾經的瑤鄉在時代的進程中逐漸喪失了原來面貌,民族味道日益稀薄,乃至在商業化的沖擊下,被打造得不倫不類、面目全非?!拔摇备惺艿搅伺c本民族在地理和心靈上的距離,但真正對“我”造成沖擊的是兒子與同學的一次沖突,兒子同學質問“瑤族的祖先你都不知道,你裝什么裝”,如同一記棒喝,讓“我”重新思索“我的民族到底是什么”。進而“我”認識到,能夠提供民族身份證明的絕不是身份證、戶口本,甚至也“不是各種節慶,也不是各種民俗,更不是各種傳說”,而是真實的地理和一個個具體的人,是傳統以及傳統留存在一代代人心中的記憶。就是為了獲取一個“證明”,“我”籌備拍攝一部“真正的瑤族文化的紀錄片”,把瑤族講個清清楚楚,宣傳、保護、發揚瑤族文化,為本民族留住根、守住魂。

            羅偉章的小說《界線》中的姚平江遭遇到的是個人職業身份的困惑。姚平江終身從事門衛工作,在門衛的崗位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發揮了自己的才干,“他是把當門衛當成事業來做的”。他將自己從事的職業神圣化了,也將他守衛的門的意義升華到了很高的境界,在他看來這道門“如國界般神圣,閃電般清晰,鋼鐵般堅硬,開合之間,響如雷鳴”,“門最本質的意義是界線,并提示每一個人知道自己的界線”。然而年老后姚平江失去了他的職業,因此也自以為喪失了個人全部的價值以及歸屬感。為了重拾自己的身份,他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舉動:為廢棄煤礦的牌坊守門,想要阻攔惱人的秋風;為自己的家守門,查驗妻子,將挺著大肚子的女兒趕出門外。后來在女婿的介紹下他為中學校園守門,展示了恪盡職守的職業精神和神乎其技的職業技能,在人們對他褒貶不一的評價中,他似乎重新找回了當一個門衛的尊嚴和體面,找回了生命的秩序感和儀式感。

            禹風小說《克薩維爾、多喜和杰森》中的留學生莫先生陷入的是國家和族裔的身份確認困局。小說的故事發生在遙遠的法國,主人公老莫就讀的商學院是一個強調多元文化并存的學校,學生來自于全球各個國家和地區。在這個特殊的“多元化”的小世界里,每個人的背景身份將會在他人的映照下格外凸顯,多種文化的交融、滲透、碰撞也不可避免。作為少數幾個來自中國的留學生之一,一方面,老莫在語言和生活習慣上都極力保持著中國人的身份,吃火鍋,買上海食品,送法國夫人杭州絲巾,說話口吻每每以中國人自居,動輒還要進行一些小小的文化輸出;另一方面,他也需要與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同學們磨合,還要與美國人杰森那樣喜歡抨擊“某個國家”的同學和老師們交鋒。從課堂到日常生活到人際關系,他被迫卷入了一次次或大或小的沖突,其中不乏針對亞裔和中國人的挑釁,但他和他的同胞們不卑不亢,利用自辯、申訴、調停、反擊等辦法處理了各種矛盾,并通過這段學習經歷獲得了精神上的成長。

            不難看出,以上三篇小說從三個不同的側面呈現出現代人的身份焦慮,三種身份焦慮的產生又自有其深刻的背景?!蹲C明》中的身份焦慮來自于時代變遷造成的民族文化斷裂,個人從民族精神原鄉被拋離,感到無根和無助,精神上發生危機;《界線》中的身份焦慮來自職業身份消失,由于個人自我評價標準過于單一或者由于一種病態的執著,個人與社會的關系發生錯位,個人社會價值降到最低,自我存在感缺乏;《克薩維爾、多喜和杰森》中的身份危機則來自全球化背景下,西方中心文化將亞裔和中國人指斥為“他者”,亞裔和中國人暗地里遭到排斥,遭受不公平評價和對待。三篇小說中解決身份焦慮的方法也不同?!蹲C明》中的“我”期望以重新沉潛回民族血脈中去,重建民族文化來達成對民族身份的“證明”,再次找到與民族精神的連接;《界線》中的姚平江通過為自己創造就業的機會,強化自己的職業身份,療愈因年老失業造成的自我價值缺失和自尊降低;《克薩維爾、多喜和杰森》中的老莫則靠自覺反抗、抵御西方強權,爭取更多的話語權利,既捍衛了自己的文化身份又主動融入國際化大潮,推動了不同文化的平等交流??梢哉f,三篇小說的作者均在恰當的文化場域中,真實、準確、傳神地表現了頗具代表性的個體的身份危機問題,同時借由人物的“自救”行為提供了積極、建設性的解決方案,通過人物的自我拯救、自我確認、自我肯定重塑存在價值、發掘生命意義。

            時至二十一世紀,當社會形態從現代邁入后現代,當世界的多元文化更加緊密地交織在一起,身份危機還將被廣泛地制造出來,“現代性的焦慮”中“身份焦慮”始終是其重要的組成部分。很自然地,身份認同問題也將在文學中持續留下痕跡、形成潮流。一個具有標志性的事實是,近二三十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中,因為具備特定的族裔背景,在作品中灌注強烈的身份意識,為邊緣地區、邊緣人群爭取文化身份的作家具有相當比例,比如埃及作家馬哈福茲、圣盧西亞詩人德里克·沃爾科特、日裔英籍作家石黑一雄、印裔英籍作家奈保爾、美國黑人女作家托尼·莫里森、南非作家庫切、坦桑尼亞作家古爾納等等。這正說明,穿透千年時光,西方哲學中的“靈魂三問”依然引領著人類自我探尋的腳步,希臘德爾菲神廟“認識你自己”的箴言也依然飽含著不滅的智慧,令人深思,發人警醒。

            成片免费一卡三卡四卡,国产亚洲一卡2卡3卡4卡网站动漫,成片一卡2卡3卡4卡国色天香九零,欧美日韩乱码1卡2卡3卡4卡,魔天记 忘语 小说,好看的言情小说,小说阅读网 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亚洲精品在线 欧美超碰免费在线 久久亚洲精品1区_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视频大全五级 欧美日韩国产综合在线_老色鬼久久综合 色橹橹欧美在线观看视频高清 韩国午夜福利片在线观看

            <small id="bcs3y"></small>
          2.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1. <progress id="bcs3y"><font id="bcs3y"><b id="bcs3y"></b></font></progress>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2. <sub id="bcs3y"><nav id="bcs3y"></nav></sub>
            3. <samp id="bcs3y"><del id="bcs3y"><dl id="bcs3y"></dl></del></samp>

                  1.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