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bcs3y"></small>
  •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1. <progress id="bcs3y"><font id="bcs3y"><b id="bcs3y"></b></font></progress>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2. <sub id="bcs3y"><nav id="bcs3y"></nav></sub>
    3. <samp id="bcs3y"><del id="bcs3y"><dl id="bcs3y"></dl></del></samp>

          1.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center>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新書緣于終南山下的女子讀書會 蕭耳:寫小說就像讓光照進“林中空地”
            來源:封面新聞 | 張杰  2023年11月17日08:57

            哲學家海德格爾曾說:“真理有如林中空地?!标兾魑靼渤墙?,終南山下,一群女性自發地展開一場名為“林中空地”的讀書會,大家坐到一起,品味《喧嘩與騷動》《局外人》《變形記》《老人與?!贰妒笠摺返冉浀湮膶W作品,從中獲得滋養心靈的精神營養。這就是作家蕭耳最新出版的長篇小說《林中空地》里的核心情節。

            熟悉蕭耳的讀者想必都對她筆下細膩的江南印象深刻,一個帶著江南文脈特質的作家,突然寫了個西安終南山下的故事,這不免令人好奇。11月11日下午,蕭耳從浙江杭州來到成都,在SKP書店與小說家羅偉章進行了一場文學對談。

            書寫女性精神困境 受“林中空地”讀書會啟發

            蕭耳說,《林中空地》的創作,緣起于她在西安的好友念青組織的“林中空地”讀書會。在西安終南山腳下,來自各行各業的女性共讀著世界名著,在閱讀的作品中汲取力量?,F實生活中她們也逐漸熟絡起來,彼此幫助走出各自生活的怪圈。

            在蕭耳看來,這片有著烏托邦色彩的“林中空地”鮮活地反映著處于不同境遇的女性的精神困境,她們在真理中尋找著精神出口。這個讀書會讓蕭耳很受觸動,從而有了《林中空地》這部小說。

            《林中空地》里的讀書會成員,會讀文學名著來尋找一種精神的價值。這也引發一個值得思考的話題。在一個匆忙節奏的時代,文學閱讀的意義為何依然如此重要?或者說,閱讀一部長篇小說所提供的不可替代的價值是什么?

            羅偉章分享了他的一個感受,“我個人的閱讀比較雜,醫學書、哲學書包括歷史書都讀。這些書都很好,但是僅僅讀這些書,我還是會感到精神空虛。我還是需要去讀點好的小說,去填補這個空虛。這是很奇怪的。我就在想,這是為什么?我自己的結論是,可能我需要在精神世界建構一種跟現實生活不一樣的另一種生活。小說恰恰滿足我這種需求。往往是通過小說,我發現,人類一些美好的品質我有,但一些糟糕的品質,我也有。我不比別人卑下,也不比別人高尚,我們都是平凡的生命個體。但是作為平凡的生命個體,我們的一舉一動、一 言一行給這個世界帶來了生機?!?/p>

            羅偉章說,自己由于近期家里事情繁雜,還沒來得及讀完《林中空地》,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會把這本書讀完。因為自己深受這本小說吸引,“首先在于它的內容非常安靜,沒有追趕熱點,回歸了文學的本相。第二是,它讓我思考生命的本相。我讀的時候感覺到身上一陣一陣地發冷,為什么?因為我感覺,身上好多沒有被自己意識到的精神上的一些困境,被寫出來了。由此我也再次意識到,好的作品往往啟發、幫助我們發現、命名我們此前沒發現的東西?!?/p>

            《林中空地》雖然有現實的人物或者事件原型,但是具體的故事情節和人物設置都是蕭耳虛構的。對于虛構與現實的關系,作為資深的小說寫作者,羅偉章分享了他的感受,“你寫小說里的人物,如果越寫越像原型,那往往意味著你寫壞了。越寫越不像,反而是好的。因為這意味著小說里的人物有了自己的生命,不斷自我生長,那這個小說就成了?!?/p>

            小說的內容 引導作者用不同的語言風格表現

            羅偉章還特別注意到《林中空地》里的行文風格,“沒有任何多余的修飾,很干凈利索。我是文學雜志編輯。在編輯小說的時候,我最怕小說里無緣無故抒情。有些情當然要抒,但無緣無故抒情,就顯得矯情。其實,抒情不一定是通常的那個樣子。一個簡單干脆的陳述句也可以表達你的情感態度,它也是抒情。矯情是藝術的敵人。其實,我們寫一個東西的時候,心可以很熱,但文字不要太熱,要冷一點。蕭耳這方面做得就很好。我非常欣賞她的語言模式,讀起來很舒服?!?/p>

            對于語言風格、文體這個問題,蕭耳說,她的寫作風格,也會根據不同的情況有所微調,“通常都是小說所要表現的內容,引導我用不同的語言風格去表現。嚴格來說,不是我選擇怎么寫小說,而是小說選擇我。比如我寫《鵲橋仙》這樣的小說,會自動往古典的、話本的那個風格去走,氣息比較纏綿悠長?!读种锌盏亍肥歉纱嗬鞯娘L格。我下一部小說將會呈現怎樣的文字,我還真不知道?!笔挾f,自己的興趣愛好比較復雜多變,“以前有一些朋友說我是‘雜食動物’,我有一個強大的胃口,我覺得蠻貼切的。所以目前我不知道我的定性在哪里。我似乎很難做到確定性風格,我下一個小說可能去寫公路搖滾了?!?/p>

            有讀者在現場向羅偉章請教,自己最近也在寫小說,“在找到自己的語言風格方面挺困惑的,想聽羅老師一些建議?!睂Υ?,羅偉章回答說,一個作家的作品呈現出自己非常清晰獨特的語言風格,當然是很好的,比如魯迅的小說一看就知道是魯迅的小說。但是寫作者在寫作過程中,最好不要太刻意非要找到自己的風格,“一個人越想確定自己的風格,往往越是寫不好,反而把自己限制住了。你只管盡你所能,寫出好的語言,最終往往可能,一種好的風格自然而然就在你的作品中形成了?!?/p>

            蕭耳是一位有著三十年工作經驗的媒體工作者,她寫了很多非虛構性質的文字作品,包括出版不少文化類隨筆。但是近些年來,她發現,“寫小說這件事情在這幾年越來越吸引我。小說就像一片林中空地,可以讓光照進來。那個光為我打造一個精神空間,在這里我可以用虛構的形式,表達或呈現我的精神追求,我對社會、人性的觀察?!?/p>

            成片免费一卡三卡四卡,国产亚洲一卡2卡3卡4卡网站动漫,成片一卡2卡3卡4卡国色天香九零,欧美日韩乱码1卡2卡3卡4卡,魔天记 忘语 小说,好看的言情小说,小说阅读网 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亚洲精品在线 欧美超碰免费在线 久久亚洲精品1区_国产成人精品免费视频大全五级 欧美日韩国产综合在线_老色鬼久久综合 色橹橹欧美在线观看视频高清 韩国午夜福利片在线观看

            <small id="bcs3y"></small>
          2.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1. <progress id="bcs3y"><font id="bcs3y"><b id="bcs3y"></b></font></progress>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xmp id="bcs3y"><input id="bcs3y"></input></xmp></center>

            2. <sub id="bcs3y"><nav id="bcs3y"></nav></sub>
            3. <samp id="bcs3y"><del id="bcs3y"><dl id="bcs3y"></dl></del></samp>

                  1. <sub id="bcs3y"></sub>
                    <center id="bcs3y"></center>